啟迪環境專項調查第一階段公布 原董事長文一波本人回應

發布日期:2021-11-21 14:51
來源:中國環境
作者:徐衛星
      11月20日,啟迪控股在官方微信發布啟迪環境專項調查的第一階段調查結果的公告。同時,未來隨著調查工作的繼續深入,調查組還將繼續發布第二期、第三期公告。

      公告稱,媒體報道涉及的12個項目,減值金額23.6億元,已經全部對外披露,在公司整體業務中占比較小。計提減值的項目都是真實存在,主要是特許經營及PPP項目,全部通過公開招標落地。形成工程爛尾的主要原因,既有公司資金不足無法繼續建設的客觀原因,也有所在地財力有限回款緩慢的因素(全部在欠發達地區),以及部分垃圾焚燒項目源于建設地居民反對而停工。在計提減值的23.6億元中,已經核實部分項目屬于正常經營虧損,其他項目正在進一步調查核實中。

      公告還稱,報道中的“127億元在建工程虛增”不屬實,主要股東方均不存在通過業務造假獲益的主觀動因。從2015年至今,啟迪環境主要股東啟迪科服、清華控股、桑德集團及文一波本人,未通過資本市場主動減持所持股權,反而以貸款、擔保、購買啟迪環境下屬公司少數股權方式,向上市公司輸送了大約30億元流動性。

      2021年10月22日,《證券時報》刊登了題為《啟迪環境涉嫌造假:多個在建工程嚴重虛增,127億總額水分幾何?》的報道,實名指控啟迪環境多個在建工程涉嫌“嚴重虛增資產”“財務造假”“股東關聯方占用”等問題,并稱違紀違規金額達“127億元”。報道發布后,啟迪控股成立了“啟迪環境專項調查組”,對記者舉證的各項目進行全面調查。

      目前,受輿情影響,啟迪環境和城發環境的吸收合并,進度預計延期并存在不確定性。

      鑒于媒體明確報道稱所涉及問題系原董事長文一波任職期間發生,啟迪控股調查組已經兩次約談文一波并要求他做出書面說明。啟迪控股官方微信也對文一波書面說明中直接回應部分作摘要公布:

《關于我與啟迪環境的情況說明》(摘要)
      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創始會長、前啟迪環境董事長,桑德集團董事長文一波,2021.11

      10.22證券時報發表了《啟迪環境涉嫌造假,多個在建工程嚴重虛增,127億總額水份幾何》的報道,作為該公司的創始人,心情沉重。

      文中涉及項目確實基本都處于長期停建狀態,原因基本上都是因為資金問題。從2017年末開始由于國內PPP項目發展過快,項目質量,項目投資、建設方都暴露出很多嚴重問題,如各地過度包裝大規模PPP項目,沒有考慮未來政府的償付問題。項目啟動過快,項目前期手續不全。政府要求不具備條件前提下快速建設、快速完工。行業內企業過于相信資本的力量,承攬巨量與自身實力不匹配的PPP項目,沒有考慮政策調整可能帶來的后果等。從2017年開始,由于政府對PPP政策的調整,金融機構開始謹慎和收縮對PPP項目的融資支持。由此,造成了幾乎全部的參與到PPP領域的頭部民營環保企業經營困難,在手的未融資的項目都不能融資,已經融資的項目如果融資結構不合理,被提前贖回,造成全面的流動性緊張,很多企業難以為繼,紛紛選擇被國有接管或出讓企業控制權,如東方園林、碧水源、博天環境、國禎環保等。啟迪環境也不能幸免,從此現金流開始緊張。啟迪環境還同步遇到了校企改革啟動,存在大股東變化的不確定性,各金融機構進一步縮減啟迪環境信貸規模。為了盡可能的對所簽項目(包括環衛PPP項目在內,啟迪環境參與的項目近四百個)負責,啟迪環境想盡一切辦法??焱旯ろ椖?、在運營項目。但還是有少量項目(數量不到5%)未能繼續投資建設,出現停建個別甚至爛尾。這對企業和政府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作為一個工程師,我一直希望能實現技術報國、產業報國。為了搭建更大的平臺,2015年,桑德環境(啟迪環境前身)引進啟迪控股和清華控股作為大股東,雙方投入各自資源,協同發展。2015年-2017年總體達到預期目標。我也一直兼任公司董事長至2019年初。我從2003年任董事長至2019年卸任,沒有從公司拿過一分錢工資和獎金,也基本沒從上市公司報銷過費用。一心只想如何把公司做成全球著名的環保企業。

      在新能源領域投資的桑頓新能源(啟迪環境持有22%股權,是第二大股東)以及以處理回收廢電池為主的湖南鴻捷新材料公司,受集團征信影響,也被斷貸和抽貸。這兩年也在全力自救。近期,桑頓新能源引進了湖南財信金控和中金投資等戰略股東,完善了公司治理,未來發展可期。這個公司有近六萬噸正極材料(三元、磷酸鐵鋰和錳酸鋰)和6GW已有產能、11GW在建產能,為湖南本土最大的電池企業。目前已全面恢復生產,在手訂單充裕。

      由于集團旗下公司產業較多,我本人喜愛技術和產品,對戰略方向判斷較為擅長,不喜歡也不善于企業管理。我對每個企業都采用目標管理,設定目標責任和激勵機制,公司營銷、項目建設和運營管理都由經營團隊負責,幾乎沒有去過任何一個項目現場。我的日常管理就是每兩個月召開一次重大事項協調會,需要我協調的事項在會上予以解決或安排。因此,可能造成一些管理上的失察。

      就報道上指出的項目都是一些未完或未運營的PPP項目,這些項目由于宏觀環境問題或前期手續問題,都沒能融到資,企業自身沒有足夠的自有資金去實施這些項目。同時由于管理團隊沒能銜接好(管理層從2017年開始逐步調整,我本人2018年下半年開始基本沒有關注公司經營),沒能及時處理好和各地政府的對接,造成項目的停滯。其中湘潭項目是因為鄰避效應停建,一直在跟當地政府洽商索賠事宜(今年已向當地政府發起索賠訴訟)。這些項目實際進度及業績我不具體掌握,我只是每年簽署了年報,所有項目細節都不了解。就財務情況而言,這些項目都是由啟迪環境投資,由啟迪環境實施項目總承包,然后由各細分專業公司具體實施。因此,即使業績有出入,也不會影響公司的凈資產,體現的當期盈利是未來PPP項目部分收益,是行業慣用做法。但是否存在項目實施超前計量和分包等問題,有待核查結果。但無論如何,我應承擔管理責任。另外,這些項目從數量而言只占啟迪環境經營項目的很少部分,啟迪環境還有占據業務半壁江山的環衛業務,近四百萬噸的水務業務以及國內規模最大的電子廢棄物處置等業務。有潛在問題部分占比不大。

      針對啟迪環境遇到的流動性困難和資金緊張困境,大股東啟迪控股和管理層一直在尋求自救,畢竟還有幾百億的資產,近八萬員工。盡管這幾年啟迪環境業績有所下滑,但其曾經的行業地位及在手的優質業務和資產,還是對市場很有吸引力的。和河南城發的吸收合并方案,是一個雙贏的方案,既可以實現啟迪環境脫困,又能實現城發環境做大做強,成為行業領先企業。為了合并后企業的健康發展,對現有潛在風險資產進行計提,符合慣例,其中不少資產未來還能實現價值。

      啟迪環境現在的困境作為曾經的董事長肯定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媒體報道后得到了社會各界的關注,完全理解,監管機構依法核查虛心接受。由于核查,重組停滯,乃至停止,可能造成企業無法挽回的經營困難,由于流動性問題,最壞的結果可能是企業破產。不僅近8萬人的就業遇到挑戰,同時幾百個環境項目運營可能出問題,從而可能造成嚴重的環境問題。

      懇請國家相關部門充分考慮啟迪環境的現狀,吸收合并之后企業的成長空間,本著治病救人方針,給予企業繼續發展的機會。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